网贷门户是分享权威的网贷及P2P行业的门户网站

网贷门户 > 财经新闻 > 正文

21亿收购关联公司 拉卡拉布局消金产业 考拉科技何去何从

财经新闻 2020-04-19 13:38:08 财经新闻 配资门户

4月14日,创业板上市公司拉卡拉发布了对深交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

事情需要追溯到4月9日,当天拉卡拉发布2019年年报,并公告称拟用自有资金19.094亿元(货币单位下同)和2.075亿元分别收购广州众赢维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众赢”)和深圳众赢维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众赢”)100%股权。

两笔交易合计21.16亿元引发市场关注,问题还在于,两家公司成立之初本就是拉卡拉全资子公司。并且,两家公司目前的控股公司考拉科技,业务也已出现颓势。

收购始末:一场监管套利、利益输送的表演?

2016年,拉卡拉欲借壳西藏旅游在A股上市,因涉嫌合规问题放弃,当年年末,拉卡拉就剥离了包括深圳众赢和广州众赢在内10家公司的股权,但这次剥离可谓“左手倒右手”。

从股权关系可看到,此次变更前,广州众赢为西藏考拉金科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金科”)全资子公司,深圳众赢由拉卡拉关联方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科技”)、孙陶然、西藏联投企慧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关联方西藏纳顺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西藏纳顺”)共同持股,考拉金科为考拉科技全资子公司。

(来自拉卡拉公告)

其中,截至2019年年末,联想控股是拉卡拉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8.24%;创始人孙陶然为拉卡拉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1.76%,也是联想控股的一致行动人。西藏纳顺由徐氢和邓宝军各持50%股份,徐氢曾任拉卡拉集团副总裁,邓保军为拉卡拉集团首席技术官,也是拉卡拉元老之一。

拉卡拉在2019年3月招股书中给出剥离的理由是小贷业务发展迅猛,在行业监管、业务管理等方面与和上市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存在差异,剥离有利于专注第三方支付主业。本次收购两家公司,拉卡拉称“有利于上市公司提升核心竞争力,会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逻辑相互对立,并且从招股书说明理由到现在,不过短短1年时间。

并且,本次交易作价共约21.16亿元,与剥离时对价的14.44亿元相比,高出近7亿元,巨资收购也引发深交所对是否存在监管套利,为大股东输送利益的询问。

对此,拉卡拉回复关注函称,2016年公司处于第三方支付业务高速发展关键时期,特别是移动支付的兴起,公司需要聚焦第三方支付主业。目前,公司已经跨入新的发展阶段,经营战略也相应提升。两次交易均是基于各次交易时点的市场环境和公司自身发展情况解决所作出的决策。

关于价格公允性,拉卡拉回复称,交易同样采用净资产定价方式收购。2016年拟剥离的10家公司合并净资产为13.55亿元,综合纳税调整及股东利益,最终作价14.44亿元。相对于剥离时,广州众赢、深圳众赢的净资产已增值16.14亿元,其中包括股东实收资本投入11.93亿元,累计净利润(扣除分红)增加净资产4.21亿元,高于交易价格增值。

按照拉卡拉的说法,这其实是大股东为上市公司输送利益。

业务关系密切,曾多次被深交所致函询问

某种程度上,拉卡拉收购两家公司,更像一次“表外转表内”的行动。一方面,无论股权还是业务,广州众赢、深圳众赢一直与拉卡拉密不可分。另一方面,两家公司贡献了考拉科技过半的净利润,能让考拉科技“割舍”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两家公司本身就是拉卡拉的业务。

首先是资金支持,孙陶然曾于2018年7月在自己同名公众号中写道,“总部给他们(考拉金科)授信是120亿元人民币。”

其次是品牌支持,信息显示,彼时被剥离公司可在股权手续完成后3年内无偿使用拉卡拉商号和登记在拉卡拉名下相关注册商标。

广州众嬴主要通过广州拉卡拉网络小贷公司开展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易分期”、“商户贷”、“小微抵押贷款”。2019年11月20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表示,媒体报道称拉卡拉旗下易分期平台高息放贷并暴力催收,经查询,拉卡拉App中“借点钱”栏目存在易分期平台入口,并显示“用拉卡拉借点钱”。

拉卡拉则回应称,拉卡拉App由考拉科技旗下公司在运营,公司未参与运营。这相当于,拉卡拉这个名字都给了考拉科技运营,关系之紧密可想而知。

最后是流量,拉卡拉旗下拉卡拉收款宝App主页上“我要贷款”图标直接导向拉卡拉金融易分期业务,“我要贷款”也是首页7个主要图标之一。

2019年12月31日,深交所再次发布关注函表示,拉卡拉App仍可见前述贷款业务入口,请拉卡拉说明其称“双方业务独立运营”的合理性。

拉卡拉则回复称仅是产品的合作推广方,公司与考拉科技旗下小贷公司于 2018 年 6 月 27 日签署了《渠道推广协议》,合同有效期至 2022 年 6 月 26 日。

2019年,考拉科技及其子公司与拉卡拉产生合计9825.25万元的关联交易,其中拉卡拉为考拉科技提供引流推广服务价格为7645.64万元。另外,拉卡拉在2019年12月31日还对监管回复称,本次授权西藏考拉使用公司商标、商号,可获取1000万元利润。

迎接小贷牌照?拉卡拉已提前布局消金全产业链

收购两家公司的同时,虽然2019年拉卡拉归属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6亿元,同比增长34.5%,但其营业收入48.99亿元,已同比下滑13.73%。

2009年,拉卡拉还是国内最大线下便民金融服务提供商,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前,拉卡拉是个人支付的霸主。但2008年,支付宝进入便携支付领域,2013年,微信支付上线,拉卡拉C端业务市场份额开始下滑,2018年年底其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不足1%。

2020年1月,曾有媒体报道拉卡拉准备进军医美分期充当资金端。彼时业内人士分析称,只有那些资金充裕、又急于拓展业务板块的公司,才能在此时进军医美分期领域充当资金端。拉卡拉需要新的利润引擎,消费金融可能就是新选择。

实际上,除了小贷外,拉卡拉布局已包含流量、支付、数据(征信)、融资担保、催收业务等消金产业链不同环节,还已入股包头农商行和中邮消费金融公司,获得相应金融牌照。

2020年1月,拉卡拉设立全资子公司广州拉卡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一手小贷牌照,一手融担牌照算消金平台行业标配。

流量方面,财报显示,目前拉卡拉旗下用户和微信公众号粉丝共计超过3000万。

因为支付数据能反映借款人的资金情况,往往在大数据风控领域效果起着重要作用,大部分支付公司都拥有关联大数据风控公司,拉卡拉则间接持有考拉征信(原名拉卡拉征信)32.4%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考拉征信被曝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被查。彼时有媒体经过测试发现,易分期无法识别多个身份证信息,媒体猜测易分期陷入瘫痪状态。

催收方面,另有公开信息显示,达孜县协亚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主要承接拉卡拉金融公司贷后资产管理工作,虽无股权关系,但消金时代发现,该公司的联系邮箱后缀显示为lakala.com。

利润下滑的考拉科技何去何从?

对于考拉科技来说,为了避免同业竞争,配合此次收购,考拉科技还将停止旗下新增另外两家小贷公司——北京拉卡拉小贷和重庆拉卡拉小贷业务并消化存量。这意味着,本次转让,考拉科技将丧失直接拥有的3张小贷牌照。

联想控股2019年年报显示:“考拉科技基于合规牌照服务个人消费、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客户群,进一步巩固金融科技服务能力......考拉科技普惠金融业务放款额同比增长9.59%,信贷余额超60亿元......同时考拉科技加大信贷科技输出成功案例,包括天穹反欺诈、鹰眼风险管理等产品......金融科技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55.33%”。

从描述来看,信贷业务和信贷科技输出为考拉科技业务重心,而被收购的广州众赢主营放贷业务,鹰眼系统、天穹反欺诈系统也是深圳众赢的产品。

并且,根据财报,2019年度考拉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8.98亿元,净利润2.81亿元;而2019年广州众赢的营业收入为8.19亿元,净利润为9679.41万元;深圳众赢营业收入为2.918亿元,净利润为1.79亿元。

按照考拉科技持股深圳众赢51%计算,两家公司合并为考拉科技贡献营收9.68亿元,贡献净利润1.88亿元,合并净利润占比考拉科技净利润67%。相当于考拉科技的核心业务均被转让给了给拉卡拉。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想控股财报,2016年年底,考拉科技贷款余额接近人民币70亿元,2017年年底近70亿元,而2018年财报显示,其贷款余额为超过60亿元,2019年同样是超60亿元,这意味着考拉科技的贷款业务并没有获得持续增长,还可能已经发生收缩。

另外,根据财报,考拉科技2017年、2018年合并报表收入分别为20.53亿元、19.48亿元,2019 年营业收入18.98亿元,收入数据有下滑趋势;而2017年、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4.57亿元,4.53亿元和2.27亿元,净利润已迎来大幅下滑。

虽然数据下滑,核心业务转让,但考拉科技背靠联想,后期如何发展仍值得关注,而重获小贷牌照的拉卡拉能否通过小贷业务迎来高速增长,仍需持续观察。

TAG: 亿元 卡拉

21亿收购关联公司 拉卡拉布局消金产业 考拉科技何去何从: http://www.p2ptouhang.com/caijingxinwen/1106.html

网贷平台指数
名称 是否正规 网址
宜人贷 待验证 访问
人人贷 待验证 访问
小赢网金 待验证 访问
微贷网 待验证 访问
玖富普惠 待验证 访问
翼龙贷 待验证 访问
积木盒子 待验证 访问
洋钱罐 待验证 访问
PPmoney网贷 待验证 访问
有利网 待验证 访问
热门标签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