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网贷投行

查看: 331|回复: 0

20亿!曝霍英东之子、银行行长等涉案!

[复制链接]

Start 1

9

主题

12

帖子

110

积分

投行小白领

Rank: 1

积分
110
QQ
发表于 2016-6-21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下半年至今,演员金巧巧的父亲多了一个新的角色——维权者。往前追溯一年,金巧巧购买了700万元的六宝基金理财产品,这款号称年化收益率12%的产品,到期后却无法兑付。她接受搜狐财经《潜望》采访时表示,“听说这是香港霍氏集团成员企业,有那么大的集团兜底,我以为值得信任。”
金巧巧的信任没有获得回报,其父近一年时间都在帮她追讨资金。
同样是2014年,北京人莹女士在交通银行的账户收到了一笔别墅退款,抵挡不过建国门支行客户经理王璐频繁而又热情地推介,她从中抽出100万购买了六宝基金理财产品,从此石沉大海。去年7月份兑付危机爆发,包括金巧巧父亲在内的近400名北京投资者与湖北、山西各省投资者一起走上了维权之路,据投资者统计,涉及资金总额近20亿元。
与大多数“非法集资”案的受害者不同,他们大多是法律意义上的“合格投资者”,从事着体面的工作,房地产开发商、企业主、央企高管、律师、公众人物等。
多信源确认,跳水冠军田亮有5000万投资款深陷其中,但至今田亮都不愿对媒体谈起这件事。搜狐财经《潜望》多次联系田亮,其工作人员都以“田亮个人私事,无法回答”而搪塞。
这家“消灭”了诸多高净值客户的六宝基金,全称六宝(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其官方页面宣称其是香港霍氏集团成员企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霍文芳,是已故香港知名实业家、第八至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的儿子。该公司宣称投资及管理的资产近100亿元。
然而,早在2014年年底,就有声音称该基金设立虚假项目。今年年初中国基金业协会和证监会连番通报该基金存在违规行为。春节后,公司股东田绍龙、赵蕾以及多名高管被公安机关刑拘。
不过霍文芳至今未被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其委托律师在今年四月份发布声明,称六宝基金方盗用霍身份证信息并私自伪造其签字让其担任法人代表。对于期待霍氏集团兜底赔付的千名投资者来说,本就希望渺茫的维权,跌至了冰点。
搜狐财经《潜望》经过多方调查获悉,股东赵蕾所持六宝基金股份其实是代霍文芳持有,而朝阳区工商局也未准许霍文芳去年提出撤销其法定代表人身份的申请。搜狐财经《潜望》,经过挖掘,逐渐还原霍文芳“内地淘金记”的冰山一角。
同时,在调查过程中,搜狐财经《潜望》发现了包括交通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多家国有商业银行“飞单”的身影,某些支行行长全程深度参与。据不完全统计,交通银行北京分行前朝外支行行长赵世雄、阜外支行前行长马剑都参与过六宝基金“飞单”,建国门支行前客户经理王璐一人推荐到六宝基金的投资额就过亿元人民币。更诡异的是,“飞单”过程中还存在银行工作人员跨行查看储户资料并进行推销的情况。
另值得一提的是,搜狐财经《潜望》发现六宝基金的项目多有虚假及烂尾,层层穿透,发现多个项目之间高度关联。
香港豪门之子霍文芳如何在内地淘金?银行行长如何上演“飞单”?20亿私募基金黑洞该谁来负责?
“隐形大股东”霍文芳
如果没有霍文芳“显赫”的背景,诸多在商海里摸爬滚打多年的投资者,或许并不会掏出真金白银购买六宝基金的产品。
多位投资者清楚记得在六宝基金的活动上,霍文芳曾多次出来与高净值投资者互动寒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购买了2000万元六宝基金理财产品,2014年底,她在韩国首尔举行的六宝答谢宴上,见过霍文芳一面。
当时,她对霍文芳的印象是:蛮诚恳。
她向搜狐财经《潜望》描述称,霍是一个地道的香港商人模样,西装笔挺,清瘦、精明,讲一口极生硬的香港普通话,很多语句不太连贯。在台上发言10分钟左右,内容是“两者要双赢”之类的客套话。
她还记得,霍文芳发言之后,端着酒杯很客气地挨桌敬酒,到她那一桌时,她上前询问是否可以与霍文芳合影,霍很礼貌地应允配合。
上述投资者仍记得当时现场气氛非常活跃,大家的心情就是“终于见到霍氏大老板了” 。从首尔回来之后,转眼到2015年,该投资者又投进去了最后一笔钱。
今年春节后,六宝基金的多位高管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朝阳经侦逮捕,但身为法定代表人的霍文芳至今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投资者对此充满疑虑,让他们吃惊的是,霍文芳不承认其法人代表身份的真实性。
今年4月22日,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翟晓红、张效辉受霍文芳之托发布声明称,“霍氏六宝公司”属无中生有、故意捏造事实之举,霍文芳在六宝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系六宝公司股东田绍龙等在未经霍文芳同意、私自伪造霍文芳签字而骗取工商变更登记、基金业协会登记盗用所得。
而早在去年年中,霍文芳就以此为由向朝阳区工商局提交了撤销其作为法人代表的申请。这让投资者十分错愕。有投资者表示,去年四月份霍文芳还曾出面抚慰大家,称他一定会保证投资者的利益。但去年五月份之后就再也不能联系上霍本人。
在多名投资者的抗议下,朝阳区工商局于今年1月份举行了听证会,六宝基金、投资人都派代表参加了此次听证会,金巧巧父亲也低调参与了本次听证会。
据搜狐财经《潜望》了解,在听证会上,朝阳区工商局提交的鉴定书显示六宝基金注册登记时提交的霍文芳签字表格是复印件,而非原件。六宝基金方回应称,这是因为霍文芳当时用圆珠笔而非签字笔来签名,不符合工商局的规定,故用复印件代替。朝阳区工商局并未对霍文芳笔迹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听证会之后做出了“证据不足、需补充证据”的决定。
接近朝阳区工商局的人士告诉搜狐财经《潜望》,不能只凭一份复印件来确认笔迹的真伪,霍文芳还以六宝基金法定代表人的名义,签署了一系列的法律文书和合同,需要一一鉴别其笔迹。但经工商局多次沟通,霍文芳也未前往进行情况说明,使得案件停滞。目前为止,霍文芳仍是六宝基金的法定代表人。
值得一提的是,六宝基金股东之一赵蕾在此次听证会上提交了一份代持协议,堪称重磅炸弹。搜狐财经《潜望》获取资料显示,代持协议的签署时间为2013年1月16日,协议注明:六宝基金由田绍龙与霍文芳共同设立,各持50%的股份,霍委托赵蕾代持,并将后者登记为公司股东。赵蕾确认其名下48.5%的股份受霍文芳委托代持,霍为实际股东。

1.png

1.png

签署代持协议时,北京市宝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严少芳作为六宝基金的律师在场见证。搜狐财经《潜望》联系到严少芳,他表示,与代持协议相关的一个变更资料是霍文芳从香港寄过来的,但代持协议是霍文芳本人当场签署的,“(代持协议的)真实性没什么可怀疑的”。
虽然霍文芳声称自己对作为六宝基金法定代表人一事并不之情,但事实上他以六宝基金董事长身份出席了多次公开活动。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1月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跨国经营和投融资高层论坛中,“香港霍氏实业集团*六宝(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分论坛主办单位之一的身份被标注在背景板上。霍文芳以六宝基金董事长的身份出席该论坛并发表讲话。

2.png

2.png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证券律师臧小丽表示,即便相关合同和文件不是霍文芳亲自签署,也未必就能说明霍文芳对六宝基金不负责任。六宝基金的工商登记资料和其在基金业协会的备案,法人代表都是霍文芳,而媒体一直都把霍文芳作为六宝基金董事长来进行报道,霍文芳理应知情。这么长时间以来,霍文芳并未提出异议,如果其以六宝基金董事长身份出席会议一事属实,那么法律上也可能理解为用行动认可代签名的事实。
虚假和烂尾的项目们
去年下半年,投资者维权时,从公司财务总监赵蕾处获取了六宝基金的投资项目表,其中有多个项目未被公示。投资者纷纷前往六宝基金项目基地考察,希望能在“大风暴”来临前顺利平仓,但结果让不少人失望。他们用一句话来形容,“不是假项目就是烂项目。”
已经确认的假项目多集中于石油领域。
包括金巧巧在内的多名投资者都购买了“天金石油”项目。搜狐财经《潜望》看到了“六宝天金石油专项投资基金”宣传单页,页面赫然注明“保本型”,该基金规模为1.5亿元人民币,存续期限为1年+1年,一年期基金预期收益从11.5%—15.5%不等,两年期收益最高达16.5%。
北京天金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监事乔梅委托高姓律师向搜狐财经《潜望》转达,六宝基金假借天金石油名义行骗,其实两者无任何关系,天金石油方已联系六宝基金,准备就其诈骗行为向法院起诉。
另据《中国经济周刊》2014年年底报道,六宝基金2013年8月发行的募集目标达54亿元的“中石油油气联建项目”理财项目实为虚假产品,项目方云南禄达财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后来声明称从未与六宝基金签署任何合作协议,六宝基金也从未向云南禄达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投资,并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六宝基金进行刑事举报。
有些项目难辨真伪。六宝基金官网显示,其2015年1月发行了名为“霍氏天然气特殊目的公司”的产品,募集资金4亿。霍氏液化天然气公司为霍氏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企业之一,同时还有六宝基金、霍氏慈善基金、北盟能源有限公司等。除六宝基金和六宝国际赛艇俱乐部在内地注册,搜狐财经《潜望》从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到,霍氏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北盟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霍氏液化天然气公司在香港和大陆均未能查询到,无法判断其真伪。
除了假项目,大多已存项目的偿还能力也差强人意。
以六宝基金持续投入2年的河南景源果业为例,项目表显示该企业总计资产额为16亿,年营业额达10亿,六宝基金对该项目投入达2亿多。但搜狐财经《潜望》据公开资料查询,该企业2014年的资产总额仅为1500万元。从2013年起该公司就有多次因资金周转困难而进行借贷并逾期不还的行为。河南景源果业工商资料显示其有21个失信人信息。据了解,目前该企业已进入破产清算,并于去年7月份进行了三次司法拍卖。
内蒙古尚华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是六宝基金投资的一个大项目,项目表显示六宝基金对其投入2.5亿元,形式为债权。投资款多方讨要无果之时,投资者王先生今年初前往鄂尔多斯考察该企业,发现现场是十分偏远的农贸市场,且已经于2012年停工。据另一位投资者了解,该公司资金链早已断裂,外债尚有8个多亿,公司已被当地多家企业起诉,资产去年就已经被法院查封。
项目深度关联  涉嫌自融事发后“股权腾挪”
搜狐财经《潜望》调查发现,六宝基金投资的多个项目公司深度关联。普凡生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普凡生生物”)、包头市慧鑫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包头慧鑫”)、托克托嘉和煤炭物流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托克托”)为其所投资的不同项目,但有多名高管交叉任职。
据六宝基金官网,“六宝普凡生生物科技甘草种植深加工项目”专项基金的规模1亿元人民币。查阅普凡生生物的股东资料,余嘉祺、李建军、曹飞三人为普凡生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的创始股东,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11日,最初名称为“北京普凡生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搜狐财经《潜望》发现,以上三人也出现在包头慧鑫的创始股东名单中。
另外,去年12月份,六宝基金发行了“托克托嘉和煤炭物流综合园区第二期”基金项目,募集资金2亿元。但在去年7月份之前,托克托的法定代表人都为曹飞。此后进行了工商资料变更。
普凡生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从2014年7月至11月进行了四次股东变更,将三个创始股东全部“洗出”投资人行列。也是在这个月,六宝基金开始发行普凡生项目基金,当年11月份,六宝基金出现在普凡生生物的股东名单之中。
而在去年年中,这家公司一周内完成了两次股东变更,迅速 “去六宝化”,实现“股权腾挪”。
2015年6月24日,普凡生生物的股东之一六宝基金变更为诺恩(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仅5天后,股东又新加天津市汇通众信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市冠信缘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华奥六宝农业投资中心(有限股东)(简称“华奥六宝农业”)。
与该公司工商资料变更节奏一致的是,公司股东的股东也快速实现了“去六宝化”。华奥六宝农业最为复杂,该企业股东及其股东的股东中都有六宝基金的成分,去年7月10日六宝基金从其股东名单中消失;半个月后,其股东华奥六宝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投资人从六宝基金和北京普凡生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变更为中国正信(集团)有限公司和鑫发汇通企业策划(北京)有限公司。以此追溯至普凡生生物,该企业与六宝基金看似彻底脱离。
此时回过头去看普凡生生物的另一股东诺恩(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恩”),该企业成立于2015年5月27日,不足一月便接手了六宝基金在普凡生的股东之位。搜狐财经《潜望》了解到,该公司四个创始股东杨承皓、刘庭权、陶珊珊、邓基光全是六宝基金的高管。其中杨是六宝基金副总裁,陶是六宝基金行政总监,邓是六宝基金销售总监。而在工商资料中可公开查询到,邓基光为六宝基金青岛分公司法定代表人。
非常巧合的是,从去年7月份至今年1月份,诺恩创始股东全部被替换,今年6月2号,法定代表人杨承皓也被变更。目前为止,杨承皓还是普凡生生物的董事。
上述公司为何频繁变更股东信息?搜狐财经《潜望》近日联系到普凡生生物一位张姓负责人,他在电话中称其是公司新聘任的副总,不清楚公司是否与六宝基金合作过,但他强调公司目前与六宝基金无任何关系。截至发稿,该公司未有相关负责人就此事再行回复。
被银行“飞单”套住的“中产阶级”
除了霍文芳,另一个导致这些“中产阶级”陷入窘境的是,他们曾经无比信任的银行。
据搜狐财经《潜望》掌握的资料,中国农业银行、北京银行、兴业银行等多家国有商业银行的员工都参与了六宝基金“飞单”,其中交通银行北京分行最为严重。
常亮夫妇是交通银行朝外支行的VIP客户,他们遭遇六宝基金缘于该行前行长赵世雄。用这对夫妇自己的话说,“我们账户里的钱比普通储户稍多一些,每次去银行,赵世雄都会出来打招呼,逢年过节也会送来一些小礼物。十几年下来,与赵也算熟识。”2012年,赵世雄首次给常亮打电话推荐六宝基金,称这是霍英东儿子霍文芳成立的私募基金,在该支行开户,交通银行可以监管到该基金的流向,保证资金安全。
此后赵世雄不断找机会套近乎,2013年称可以与常亮各出50万合买一只理财产品,常亮夫妇终于被赵的“诚意”打动,于2014年分两笔共投入600万购买了六宝基金的理财产品。这次,投资款没有如期回账。
李韬是在2012年参加银行VIP客户活动时认识了赵世雄。与常亮类似,赵世雄不断电话及约其喝茶推荐产品,李韬2014年分两次共投入300万元购买了同一款产品。这一年,她与常亮因凑单而认识,赵世雄集结八个人凑了1000多万合单购买了六宝基金“天金石油”产品。现在回想起来,李韬后悔不迭,“其实我本打算少投入50万,但刷卡时,赵世雄和他老婆都在我旁边再三劝说下,我就投足了300万。”
搜狐财经《潜望》获得的该产品合同中,除了上述投资者外,还看到杨尧妃投资了120万。据投资人介绍,赵世雄称该女士是其妻子,并解释说因岗位原因,他本人不方便直接出面参与投资。

3.png

3.png

沈女士是房地产开发商,她在六宝基金投资了200万,与莹女士一样,也被交通银行建国门支行客户经理王璐“飞单”。沈女士告诉搜狐财经《潜望》,前几年,她每有大资金入账,王璐就会不失时机地给她打电话推荐六宝基金,称“您这么多钱放在银行太浪费了”。但令人不解的是,王璐并非沈女士在交通银行的客户经理,其开户行也不在建国门支行。而据投资者统计,仅被王璐一人推荐到六宝基金投资的资金就逾1亿。
在投资者的表述中,王璐与六宝基金工作人员过从甚密,她甚至向投资者展示过其本人与霍文芳的合影,以证明六宝基金确实是香港霍氏家族企业。
端午节前,搜狐财经《潜望》与上述两位投资者一起前往交通银行建国门支行,现任行长朱然向投资者确认王璐曾是该支行的正式员工,但已于2015年4月前后辞职,去向不明。在投资者的追问下,朱然回复称,“按道理,客户经理确实不应该跨行查看储户的个人账户。”
朱然透露,赵世雄辞职比王璐早。兑付危机爆发之后,多名投资者联系赵世雄讨要说法。此时赵世雄称其已辞职已离婚,财产全部判给了老婆。再之后,相关投资者再也未能联系上赵世雄。不过多名投资者表示,赵本人仍然在银行体系内工作。
据搜狐财经《潜望》掌握的信息,交通银行阜外支行前行长马剑也牵涉其中。他曾在2013年推荐该行储户、某央企高管购买六宝基金产品。据了解,他对投资者称交通银行在对六宝基金进行内部认购,可以匀出一些份额给该投资者。搜狐财经《潜望》日前拨通马剑电话,他非常友善地承认了“马行长”的身份,但听说来意后,立刻挂断电话。对于是否曾宣称交行对六宝基金有内部认购一事,搜狐财经《潜望》短信询问,马剑未作回复。
在投资者提供的六宝基金多个产品的宣传册上,赫然注明基金托管人为“交通银行”。朱然表示,“但据我所知,交通银行并没有与六宝基金有过合作。”

4.png

4.png

搜狐财经《潜望》就此联系交通银行北京分行,该行公关部近一周后回复称:交通银行和六宝基金没有合作关系,赵世雄、马剑、王璐等银行员工已经离职。对于六宝基金是否在交行开户,银行工作人员以银行能监管资金去向为由向投资者宣传理财产品属于什么性质的行为等问题,该工作人员未正面回答。
被“扫地出门”的霍文芳
多个投资者告诉搜狐财经《潜望》,事后发现,六宝基金的风控其实就是田绍龙把关。在投资者中广为流传的信息是,田绍龙本人高中学历,成立六宝基金之前在北京郊区靠为超市送办公用纸为生,后来机缘巧合遇到霍文芳,在霍的指点下成立了六宝基金,从而改变命运。长时间以来,霍文芳除了出席大型活动之外,一直隐在幕后。
但霍文芳从六宝基金获取及借取了不菲资金。据搜狐财经《潜望》获取的对账单复印件不完全统计,六宝基金从2012年至去年打入霍文芳账户的工资及往来款就逾1260万。这或许仅仅是冰山一角。
寿光霍氏六宝国际赛艇俱乐部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为台港澳自然人独资企业,注册资金15万美元,霍文芳为公司唯一股东。据项目表,六宝基金向该企业投资3000万用于建设赛艇俱乐部,并定于2016年6月前还清。
据搜狐财经《潜望》掌握的对账单资料,六宝基金分六次汇款逾2500万给项目方,另有一张字迹不清晰难以辨认,项目进展情况不详。同时,霍氏天然气项目进展情况不详。
从资金链紧张到兑付危机全面爆发,六宝基金创始人田绍龙从最初面对投资人一言不发,而后被霍文芳指责冒名使用身份证件,投资者感受到他的态度逐渐向己方倾斜。
有投资者告诉搜狐财经《潜望》,田绍龙在被捕前几天还与其一起吃午饭,他在席间表示,霍文芳从六宝基金卷走的资金有6亿多。
不过,因包括田绍龙在内的公司高管都已被公安机关逮捕,搜狐财经《潜望》无法核实上述消息的真实性。
作为二房长子,霍文芳的行为其实已经违反了其父霍英东遗嘱规定。据中国新闻网此前报道,霍英东在1978年就立下遗嘱,除长房三个儿子外,其余各房子女只能从事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员,不得经商。
投资者沈女士在香港有亲友,她事发后多次前往香港试图与霍家沟通,但都未果。而沈女士在香港的亲人听说此事后第一反应是,“你怎么不来香港打探一下,霍文芳在香港名声很臭。”
可以作证的是,多家媒体报道,霍文芳1991年在美国因贩卖枪支被逮捕,霍英东知道后雷霆大怒,后公开登报与霍文芳脱离父子关系,并称霍文芳的生意从此与霍家无关,此事在香港沸沸扬扬。从此之后,霍文芳与霍家的关系逐渐疏远。霍文芳的第一任太太袁荔是明星,第二任太太洪国华也曾是电视明星。霍文芳贩卖军火一事被曝光后,洪国华向他提出离婚的要求,2001年,霍文芳不满法庭裁定他要整笔支付500万元而提出上诉,被法院驳回。
事发之后,沈女士多次前往霍家沟通,但霍家并无人出来应答。最近的一次是今年端午节期间,沈女士与朋友一起前往霍家大宅,据称家里有保镖模样的人出来看了一看,没有与他们进行交流。“他们家是那种深宅大院的,院门口距离真正的住房还有很远的距离,只有保镖出来看了一下,我们与他们沟通不上的。”
今年四月份,沈女士再次携带投资者写给霍文芳母亲冯坚妮、霍震霆等人的信件到香港邮寄至霍家,质问霍文芳诈骗一事,至今,不见任何回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