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网贷投行

查看: 425|回复: 0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复制链接]

Start 1

5

主题

13

帖子

64

积分

投行小白领

Rank: 1

积分
64
QQ
发表于 2016-6-2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06-27 互金律师
关于互联网金融,去年的关键词还是支持鼓励创新,今年就变成了“整治”。那我们的整治究竟从何下手?怎么整治?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举办主题为“中国金融创新的反思与破局”的午餐会上,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表示,互联网金融整治或是监管,都应该把重点放在信用中介领域,因为它的风险是最高的。

他还特别指出,在把风险最高领域作为整治重点的同时,一定要有扶有控,有保有压,切忌眉毛胡子一把抓。更重要的是,不能中央一说整治后,地方各个分管部门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分青红皂白,把所有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东西都乱砸一通。


近年来,在新旧金融的交互推动下,互联网金融有力推进了中国金融创新的发展,但其自身也出现了不少争议。产品同质化、市场无序竞争、违规经营、倒闭跑路等现象日渐暴露,行业发展倒逼监管创新。分水岭已现,中国新金融是走向低谷还是重现繁荣?如何有效监管,让新金融回归本质,服务实体经济和普罗大众?



针对上述疑问,凤凰财经于6月26日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举办主题为“中国金融创新的反思与破局”的午餐会,一起来看看嘉宾们都说了什么。


“金融创新已走在河对岸,监管还在河的这一边”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天津金融工作局局长孔德昌:


金融的创新,特别是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确实发展非常之快。制度的创新上升到政策、法律,会滞后于实践,这是一个客观规律。


就像一条河,我们的金融创新走在河的对岸,我们金融监管的制度,特别是法律层面的问题还在河的这一边,这两者之间出现了一种矛盾。创新的东西出现了,但很多东西找不到监管的依据,或者说我们的监管制度跟不上,所以才出现了目前的一些问题,给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带来一些不和谐的因素。


这其实也是一个必经的阶段,等到我们的监管走到河的对岸,或者让对岸的金融创新稍微慢一点,或是某些方面慢一点,这样就达到了一致,就会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互联网金融监管应从细节入手”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名誉院长陈宗胜:


从监管层面来讲,这几年其实有一大进步,就是先允许互联网金融先野蛮生长一段,不像前几年的监管,一出个苗头,出个问题就咔碴一刀。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监管不细,还是习惯于汇报,习惯于从总体上,或者说是笼统。P2P、众筹,或者是其它的新的金融细节,从细节上来看怎么操作,我们的监管部门都不是非常清楚如何去监管。


监管部门监管什么?比如说监管风险,说A没还款,B没还款,那是一个结果,A和B为什么没还款,细节在前面。从金融机构来说,这笔贷款发放时是依据什么发放的,抵押还是以往信息的搜集?监管部门就应该考虑这个层面,然后制定规则。总的来说,就是要先从细节入手,逐步把监管工作做好。


“互联网金融和监管就像‘老鼠和猫’”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南开大学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院长戴金平:


互联网金融是什么,它只不过是在新的经济业态下出现了金融服务,跟我们传统上提供的金融服务的本质没有任何区别。按道理这个监管体系跟传统经济体系下的监管体系应该完全一致才行,否则一定会产生监管暴力,但我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谁也搞不明白互联网金融到底由谁来监管。


现在来看,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及监管结果就像是动画片猫抓老鼠。到后面,老鼠越来越活跃,而且几乎到了最后要戏弄猫的地方。虽然猫很庞大,很权威,但仍然无能为力。值得注意的是,最后所有观众的同情心还都站在老鼠那一边。


而当我们怀着很欣悦的心情看着老鼠的活跃的时候,其实就忘记了它的活跃会造成巨大的灾难,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问题,所以一般老百姓一时注意不到这一点。就像觉得支付宝提供了便利,但没有人去想它到底有没有监管。老百姓通常想的是,你给我一点利益我就OK了,所以这个问题国家和监管层面就需要考虑。


“互金整治重点应在信用中介领域,地方监管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


关于互联网金融,去年的关键词还是支持鼓励创新,今年就变成了“整治”。那我们的整治究竟从何下手?怎么整治?


金融的三大功能是:信息中介、支付中介和信用中介。仔细想想,从信息到支付,到信用,风险程度是在不断上升。P2P要成为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为什么?因为这个常规风险最小。这么看的话,如果从风险角度上考虑,互联网金融整治或是监管,都应该把重点放在信用中介领域,因为它的风险是最高的。


在把风险最高领域作为整治重点的同时,一定要有扶有控,有保有压,切忌眉毛胡子一把抓。更重要的是,不能中央一说整治后,地方各个分管部门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分青红皂白,把所有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东西都乱砸一通。


“未来一两年是互联网金融和新金融发展的转型阶段”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新金融家联盟秘书长新望:


未来一两年是互联网金融和新金融发展的转型阶段。基于两点分析:第一个,整个宏观经济形式所谓的L型,在下滑,仍在L的竖这一端,横线的还看不到,可能还要一两年的时间。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实体经济、资产这块收益肯定是在下滑,而资金这块现在确实是发展非常迅猛。因为竞争,过度竞争,所以资金的来源端下降得不是很快,而资产的收益端,在可见的一两年当中没有什么提升,可能还会下滑。


第二个,未来的新金融或者叫互联网金融。我猜想这个行业弄不好还要搞许可证管理,因为我们从支付上已经看到了,支付的牌照,现在停止,大概现在还有两千家左右的许可证,全国多的时候将近四千家。我猜想可能在年底或是明年全国可能就在500家左右,甚至比这个数字还要低。


P2P机构,在这一两年当中,可能将面临兼并、重组这样一个转折时期。所以新金融的发展,可能在一年左右,就可以见分晓了,从野蛮生长到一个相对规范。


“互联网金融这个词会很快消失掉”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凤凰金融总裁张震:


从创新和监管的角度,互联网金融是一个伪命题。金融行业对于科技的利用是最早的,从行业来说,最早利用经济技术的一个是航空产业,一个是金融产业,所以金融对于互联网进行的利用是不可避免的。


互联网金融这个词也会很快消失掉,因为金融必须要利用互联网技术。只不过现在,特别是在中国,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发展比别的国家都大很多,快很多。比如说美国P2P公司到现在也不超过十家,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一个主要原因是金融供给不足,大家缺乏有效的投资出口,房地产不靠谱、股市不靠谱、基金不敢投、银行的投资回报又非常非常低,如果能跑赢通货膨胀,大家看到互联网金融是可以的,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中国传统的金融机构行动慢拼劲不足,导致一些比较有拼劲、比较有冲劲的公司能够利用互联网技术分出一杯羹,但长期这样的话,互联网金融公司就必须与传统的金融公司合作,两者之间没有替代关系。因为传统金融机构如果多花一点心思、多花一点注意力做这点事,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没有任何的前途。


“中国财经媒体的挑战是信息传达不到基层投资者耳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郭田勇:中央说整治 地方监管别拿鸡毛当令箭


FT中文网总编辑王丰:


独立有声望的金融媒体,实际上在市场中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无论对投资者的教育还是对监管层。中国本来有一批优秀的,有一批独立性的,很有声望的,很受大家尊重和信任的财经媒体,但是近些年来媒体行业业态发展的挑战,媒体本身存在空间越来越难了。


金融类、经济类的媒体每周做很多事情,但是很少媒体能够负担得起大成本的调查性报道。官媒和专业的财经类媒体有一个共同的巨大的劣势,我们的声音传达不到中国最基层众多中小投资者耳中,而他们恰恰是互联网金融还有其它可能存在的投资领域不规范行为的最大受害者。


因此接下来,监管层和媒体应该想想如何合作,在投资者教育上进行创新,把有价值的声音传达到更多的中小投资者耳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