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门户是分享权威的网贷及P2P行业的门户网站

网贷门户 > 网贷政策 > 正文

真不兑付!点融数月无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网贷政策 2020-04-16 16:36:18 网贷政策 配资门户

从“真的不跑路”到“真的不兑付”,点融用了3年。

2016年5月,3岁的点融将“真的 不跑路”字样的广告语送到了报纸、公交车站牌、LED屏幕等醒目之处,在第一波P2P爆雷潮中为自己“发声”。

一年后,点融高调宣布更名,由“点融网”更名为“点融”,确定了全球战略的定位。彼时,有消息传出,点融此举意在上市,挂牌首选地点为香港或纽约,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

点融的计划在2018年被打乱。国内网贷行业历史上,2018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暴雷潮风起。

这一年,点融也没能幸免于难,随着行业浪潮一起陷入了危机之中。逾期、裁员、高管内斗、线下门店关门……点融的问题一出接一出。

值得一提的是,21CN聚投诉上,关于“点融”投诉信息整整10000条。10000条投诉信息的背后,有苦等兑付的出借人,也有从点融借款后因高利率拒绝还款的借款人。

三折债转 强势收割投资人

作为一家网贷平台,逾期是最大的致命伤。2018年下半年,点融开始出现兑付危机,至今尚未明确有清退或转型等消息传出,甚至连兑付计划都未曾发布过。

投资人对于危机的感知要更慢一些。2018年8月,郭丽(化名)在点融又投入了4万元。加上未兑付的部分,郭丽在点融的出借金额接近30万元。

据了解,郭丽选择的是点融“小融包”项目,是一款随借随取的活期产品,利息相较其他产品要低一些。“当时把它当成了一个银行在用,多余的钱都会放上面。”

这笔4万元的出借款,也是郭丽在点融的最后一笔投资。原本对接的客户经理失去了踪影,也没有具体的兑付计划,郭丽开始了漫长的债转之路。

2019年8月,郭丽接到点融客服的安抚电话,“公司一切向好,请您安心等待。要不要再尝试一下我司的新标的,是到期后可以立马转出来的保障项目。”

活期产品无法兑付,到期后的长期产品亦是如此。

吴雨(化名)告诉柒财经旗下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她投的是点融定栗赚VIP12月期理财产品,当初宣传称“到期自动退出无需债转,且收益率保证在10.2~10.4%”,而实际情况是收益低至0.94%,并且产品到期后需要债转才能退出。

4月7日本是吴雨(化名)在点融最后一笔投资到期的日子,“两个月前,这笔钱已经被强制复投了,分散到不同的新标的中,合同期从2020年2月延长了一到两年。”

标的到期难兑付,出借人仅依靠每日几十元甚至几元的零星债转想要拿回本金,几乎成了痴人说梦。“拖”,成为了点融的主要策略。

“有时候也能接到一些五折、六折收购点融债权的消息,我们不敢相信”,李明(化名)指出,出借人们怀疑点融与资产公司联合,降低兑付成本,遭到点融否认,可3月6日,点融推出所谓的加速债转通道,以三折收购债权。

根据点融官网,出借人所说的加速债转通道,是点融为特殊困难出借人提供的账户转让绿色通道,有紧急资金需求的用户在提交申请后由点融进行人工审核。

有观点认为,点融此举就是为了规避监管“三降”要求,实际上平台撮合交易中,偶尔也仍有新增出借项目。“但我们出借人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个方案的。”郭丽肯定道。

出借收益、转让款双零 合作方遭受质疑

网贷行业清退、转型的大背景下,全国网贷平台数量急剧减少,而在清退的平台中,完成全部兑付工作的平台屈指可数。4月2日,网贷平台钱牛牛宣布退出网贷行业,完成所有项目本金及利息的足额兑付工作。

这也被点融出借人看作是“教科书般”的正确退出方式。

2019年11月15日,点融就“爆雷”传言发布了公告,称该消息不实,公司目前一切正常运营。但在投资人看来,“相较这种欲盖弥彰的公告,我们更希望点融能拿出更为实际的兑付方案。”

据多名投资人反映,点融的债转项目自2019年12月起开始双零。郭丽在点融平台上的债转,更是自2019年9月起持续双零。而所谓双零,是指出借用户无出借款收益、无债权转让回款。

以点融出现逾期的时间开始估算,点融在2019年下半年到期的项目不断增加,双零用户数量也在逐渐增多。“不回款的理由也很多,系统更新,对接央行征信系统,疫情期间人手不够,清明节假期……而每一次更新之后,借款协议、合同等,就会与之前不一样了。”

投资人质疑,点融债转后的受让资金并没有对应债权人。这便涉及到点融存管银行——百信银行。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9月,点融宣布接入百信银行存管。

在双零期间,投资人质疑百信银行作为帮凶截流还款,操作存管账户。对此,4月14日,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致电百信银行询问相关情况,对方表示,百信银行与点融仍在合作期间,用户可提现金额由账户实际可提现的数额决定,至于回款的具体情况则需要向点融了解情况。

另一方面,自成立以来,点融先后完成9轮融资,资金方包括渣打银行、老虎基金等。“多家国际一线投资机构投资”,是点融重要的宣传点之一。2018年3月,点融还曾宣布与中合中小企业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合担保”)合作风险保障计划,为纳入计划的出借人提供垫付赔款服务。

据出借人反映,中合担保向其回应称,已于2019年1月31日终止了与点融平台的合作,合作期间已按规定完成了相应赔付工作。但时至今日,点融官网首页仍在宣传与中合担保的合作项目。

做背书的投资机构并未对实际兑付做贡献,第三方担保早已停止合作却不作告知。投资人认为点融前后不一,具体的兑付情况无法落实。

目前,点融官网无法查看2019年11月16日前披露的公告,运营数据也在2019年11月后停止了更新。

截至2019年11月30日,点融借贷余额为82.43亿元,利息余额3.60亿元,逾期金额为30.32亿元,累计代偿金额为28.25亿元。其中,点融逾期90天以上金额为28.77亿元,90天以上逾期率为22.59%。

4月14日,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多次尝试注册点融,均未成功,页面显示为“服务器繁忙,请稍后再试”。点融像是变成了一座围城,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靠高利现金贷输血

2019年1月21日,点融宣称,首批逃废债名单成功纳入央行征信系统,标志着其为首批获准接入的网贷机构。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注意到,有出借人就点融前述接入征信系统一事在央行留言板上进行提问。对此,央行回应,点融仅是通过上海的监管机构报送了一批逃废债名单,并未真正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不过,此举仍是对恶意欠款人带来了一定的威慑。

出借人忙自救,各种方式搜集点融违规的证据。而另一头的借款人也并不好过。

2019年2月,刘华(化名)在点融旗下平台U钱包申请了一笔10000元借款。在10000元到账后,随即被以“前置保险费”名义划扣509元。“2019年10月,我联系客服索要借款合同,客服给了我一份确认发标的发标通知书。再追问后续,客服就不回应了。”

而客服提供的文件内容显示,刘华的借款本金为12737.47元。按12期,实际到账9491元,每期还款1211.54元计算,刘华合计应还款金额为14538.48元,以实际借款金额9500元计算,年化利率超过53%。

在偿还了8期借款9696元,刘华拒绝偿还剩余款项并对U钱包进行投诉,要求按实际借款本金归还本息,退还相关保险费用,重新计算还款方式。

而据刘华表述,此后有点融相关工作人员联系其称,协议中显示是借款本金是将服务费、申请审批费等计入后的计算方式,是合法的,扣除的保险费用已为其购买保险,可在恒安保险官网查询。“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恒安保险官网显示我根本没有相应的保单。”

除了U钱包外,公开资料显示,点融旗下现金贷口子还包括魔借、钱急送、点融借贷、点融极贷等。有用户称,在魔借借款3000元,借款期限为2个月,每月还款额为1789.21元。按IRR方式计算年化利率达151%。

值得注意的是,点融与现金贷的渊源颇深,创始人郭宇航一度被看作是现金贷的推崇者。早在2016年,点融还风光无限时,郭宇航成立星合资本,联合洪泰基金创立了星河洪晟基金,第一批投资的公司包括现金贷平台魔法现金。

据新流财经报道,魔法现金部分高层以及普通员工来自点融,起初的放贷资金也几乎全部由点融输血,巅峰时期月放款近20个亿。而在点融陷入危机后,魔法现金放贷规模有所缩水,2019年6月,魔法现金在严监管下停止运营。

对于被认为是“社会毒瘤”的现金贷,郭宇航也有不同看法。他曾公开表示,银行不作为,才催生了现金贷,会有源源不断的新人群有现金贷需求。而基于成本以及周期,现金贷合理的费用收取不应该纳入利息范畴,没有必要对于利率进行一刀切。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就前述情况联系点融相关负责人,并发送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前,对方未给出任何回复。

TAG: 兑付 出借

真不兑付!点融数月无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http://www.p2ptouhang.com/wangdaizhengce/1082.html

网贷平台指数
名称 是否正规 网址
宜人贷 待验证 访问
人人贷 待验证 访问
小赢网金 待验证 访问
微贷网 待验证 访问
玖富普惠 待验证 访问
翼龙贷 待验证 访问
积木盒子 待验证 访问
洋钱罐 待验证 访问
PPmoney网贷 待验证 访问
有利网 待验证 访问
热门标签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