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家暴后离婚,不被家人理解,如今渴望拥有自己的事业……听着网络那头女主播声泪俱下的讲述,不少粉丝慷慨解囊,用高额打赏帮助女主播赢下比赛。然而,这一切却不过是一场被精细设计过的演出。

2021年3月,黄某在某网络平台认识了一位女主播雨晴(化名),他们互加了微信。在随后的聊天中,黄某逐渐了解到雨晴的现况:她因被前夫家暴而离婚,一个人抚养幼儿。这让同样有离异经历的黄某对她生出了同情和理解。

不久之后,雨晴表达了想和黄某进一步发展的想法,同时表示,自己正在应聘一家直播公司的主播,需要和其他主播进行5场“直播PK”,赢家才可以入职。因为直播不受地域的限制,到时她便可来上海定居,与黄某相聚。黄某听后满怀期待,雨晴又趁机表示,希望他到时能去直播间刷些礼物以表支持。黄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直播PK”持续了5天,黄某每日准时进入直播间,共花了5万多元来“刷礼物”。尽管如此,雨晴还是因两胜三负没能入职。她告诉黄某,为了能赢,她还求了家人帮忙刷礼物,为此花了不少钱,如今没能成功入职,家里人都在责怪她。不久后,她又称自己被家人看管了起来,渐渐与黄某断了联系。

黄某还在为无疾而终的恋情伤神,却不知“雨晴”早已改名换姓,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2020年底至2021年初,广东一家传媒公司开始大量招收员工。同时期,全国各地多人不约而同地在网络上结识了“离异女主播”,并为了支持对方的“事业”,在直播间里“为爱发电”。然而钱花了,女主播却没留住。短短几个月,已有数千人遭遇相似的情况。经报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今年5月19日,涉案的曾某等76名犯罪嫌疑人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曾某是这些女主播背后的“操盘手”。他曾做过电商,2020年成立了一家公司,尝试直播带货,但效益不好。公司暂停运转之后,曾某便泡在网上研究“创业项目”。某日,曾某被吸引到一直播APP内,在这里,他了解到了一个以“和女主播谈恋爱”为名诱骗他人进直播间消费的“创业”渠道。

随后,曾某找来朋友黄某,拉上原先公司的员工杨某、黎某等人,利用这个平台,在广东惠州重新运营起公司。他和黄某研究了话术,定下了一个28岁左右离异女青年的人设:她在前一段婚姻中遭受家庭暴力,离婚后不被家人理解,现在独立出来谋生,同时渴望一段新的恋情,目前准备进入一家网络公司应聘,需要完成一定的任务指标,又有视频直播PK的任务,赢三场才可以顺利入职。人设确定之后,他们还在原来话术的基础上制定了精准的周期——6天。

重新运营起来的公司分为管理层、直播层、业务层。管理层架设平台、招聘人员;业务员以主播虚假人设搭识被害人,以谈恋爱、共同生活为名诱骗被害人至平台充值;女主播使用虚假人设,配合业务员哄骗被害人充值刷礼物,但并没有与被害人见面的意愿。管理层故意安排主播输掉PK,业务员以此为由不与被害人见面,逐步疏远被害人。黄某等被害人直至“被分手”也不知道,一直与他们微信聊天的“女主播”,其实并不是他们在直播间见到的那个人。

据到案的犯罪嫌疑人供述,涉案公司发展极快,一开始只有十多人,分为几组开展业务。后来组长自行发展组员,规模便逐渐扩大,不久便在广州开了分公司。至案发,仅广州分公司到案的涉案人员就已达数十人之多。

经查,2021年1月至4月,就有数千名被害人被骗约700余万元。近日,浦东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曾某某等人提起公诉。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闲乐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朱瓅

来源:作者:王闲乐

欢迎发表评论: